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当前位置:资讯 > 社内动态 > 社内动态详情

“国际学术出版:分享中国改革发展的经验与智慧”—— 2018年“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外国专家座谈会在京召开

2018-08-28 09:18

点赞(0) 收藏 (0)


  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以及国家新闻出版署主办,“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工作小组办公室、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兰培德国际学术出版集团、世哲出版集团承办的2018年“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外国专家座谈会8月20日在京召开,本次座谈会围绕“国际学术出版:分享中国改革发展的经验与智慧”这一主题,进行深度的交流和探讨,有38家“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国内成员单位的负责人和版权经理人全程参与其中。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蒋建国、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出席座谈会并致辞。



(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蒋建国)


  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蒋建国出席座谈会并在致辞中指出,此次座谈会与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关键节点相契合,反映了中外出版界的眼界和格局。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其价值取向是以人民为中心,其根本动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世界意义在于为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改革开放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希望国内外学术出版机构持续研究和准确解读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断推出更多高水平学术成果。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蔡昉)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在致辞中提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为国际治理注入了新血液,这有利于促进国际社会在各种问题交织叠加和多种方案比较选择中稳步前行。学术出版机构应把中国的改革发展经验更好转化成学术成果、凝练为规范理论,为世界人文社会科学作出中国贡献。




  本次座谈会上,来自兰培德国际学术出版集团、世哲出版集团、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帕斯国际出版有限公司的4位资深出版人被聘为“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外国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华书局和法国波城大学、古巴图书委员会等研究和出版机构的专家学者围绕“用学术出版讲述中国改革发展的故事”“学术出版的新趋势新特点”等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和交流互动。






·主 题 发 言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社长赵剑英)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发展也需要中国。学术是全球共通的语言,通过学术出版可以更好地讲好中国故事,讲述中国经验,与世界分享中国智慧。

  近年来,社科社的“理解中国”“中国制度”“简明中国”等丛书,从学术出版角度构建中国话语体系,用更大的历史视野介绍当代中国的学术变化。同时,社科社实现版权输出300多部,成功将200多位学者的著作推向国际,去年还获得“中国图书海外馆藏影响力出版社”第一名。


(兰培德国际学术出版集团总裁 凯丽·佘吉尔)



  瑞士兰培德有48年出版历史、6万种图书,涉及15个社科领域,致力于国际化和本土化的统一,并与人大社等高校开展中国学术出版相关合作项目。目前世界学术出版以英语为主,中国需要更高质量的翻译来打通国际市场,让国外读者了解中国学术出版的变革蓝图。

  传统社科学术是相对小众的出版市场,兰培德始终以高质量内容作为核心,克服学术出版中的研究壁垒,使每个人获益。




(世哲出版集团亚太区总裁 罗莎莉亚·加西亚)

  

  世哲出版集团拥有全球思维与本土行动,支持全球的学术研究者与出版者,并追随一带一路政策探索中国的学术发展。

  同时,世哲关注教育对社会产生的影响,与北京大学合作研讨会,与重庆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协作搭建中国图书对外推广平台。自2015年开始,合作推出5种中文期刊。世哲还积极通过社交媒体推广学术出版一级内容品牌输出,并创建了针对大数据信息的世哲大洋项目,建立知识的桥梁。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首席图书战略官 汤恩平)



  对于图书的三个误解:

  第一,期刊比图书的引用次数多。实际上,书籍被引用的频率要比期刊被引用的频率高出3倍;第二,印刷形式内容将会消亡。印刷形式和数字内容将会一同发展;第三,实体书籍的稳定内容与千变的数据不能共存。实际上,我们认为,书籍将被长期引用。







·嘉宾座谈

1.用学术出版讲述中国改革发展的故事



  

主持人: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

  一个国家的学术水平决定了一个国家文化的高度。改革开发40多年来,我们中国可以说在各个方面、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很多令世界瞩目的成果。用学术的方式表达出来,并传播到全世界,是这个时代赋予中国出版人包括国际出版人的一个课题,这个课题时时困扰着我们,也时时激励着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所长、研究员黄平:

  在中国与西方学术出版界四十年的对话中,通过经验总结,我发现,首先应该保证平等对话、互利共赢,这是出版、知识交流的基础。其次,要突出中国故事的新特点、新特色。



Q:目前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还存在哪些问题?

黄平:我认为现在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还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语言障碍(knowledge gap)、学术规范不同及表述方式的不同。







兰培德国际学术出版集团美国社高级副总裁及出版总监法里德·卡玛丽: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非常希望通过沟通与合作,更好的呈现中国的学术作品。从八十年代开始,兰培德就开始与中国学者合作,出版了很多学术作品。而我们正以强烈的中国视角,为西方学术界打开了新的大门,所以,我们更加强调与中国学者进行密切合作,当然不仅仅是学者个体,还希望与中国学术出版社展开更多、更加深入的合作。

  未来,兰培德希望用更多的语种,来出版更多高质量、更具独创性的中国学术作品。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贺耀敏: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学术出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是中国学术研究的学科分类越多,也越来越细,学者队伍也越来越庞大。二是学术规模扩大,质量不断提高。三是学术研究日益深化。在我看来,学术出版“走出去”不仅仅是学术界、出版界的任务,应该是机构、出版社、编辑、翻译、政府等各方共同努力,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的学术作品。最后,通过更好的选题、翻译、合作伙伴等,让最能反映中国当代优秀的学术作品“走出去”,并加强与世界出版的交流,互相学习,从而达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效果。



Q:目前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还存在一些问题,应如何解决?

贺耀敏:1. 研究“真”问题,深入研究每个“真”问题。2. 进一步提升学术规范的意识,共同谈话的基础是具有共同的谈话规则。3. 扩大国际交流,对于学者来讲,闭门造车肯定不行,所以一定要保证学术交流的畅通。





中国出版新闻研究院副院长张立:

  中国学术出版应该从学术的标准到规范等方面,作出更多的探索与改进,比如学术的评价机制。新闻出版研究院则会在现有的基础上,制定一些新的指标,来探索学术的价值和发展。在国际学术出版交流与合作的过程中,应该加强“3D”,即Dialogue(对话)、Discussion(讨论)、Debate(辩论),展开国际对话,加强学术出版的交流与合作,在此基础上再进行讨论,甚至辩论。

数字化对学术出版有很大的影响:首先是内部创造;其次是传播方式的巨大变革,互联网传播速度更快、受众面更大;最后技术将内容碎片化,将内容变成一种服务模式。





美国东方瞭望信息服务公司战略合作总监罗伯特·李:

  近年来,中国学术出版发展的非常迅速。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在学习中文,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直接阅读中文的学术资源,语言的缺失成为了学术阅读的障碍。

  除此之外,如何更直接、更高效地获取中国学术资源也是目前急需解决的一大问题。我们都知道,现在用户可以直接在网络平台上消费数字资源,数字资源的直接获取为全球学术出版提供了更多的机遇。因此,我们一直致力于为中国学术的数据库提供更好的平台,让全球各地的读者都可以从中国的学术数据库中直接获取学术资源。


卡绍尔·高雅:对于未来中国学术出版的发展有哪些建议?

罗伯特·李:POD是一种比较科学的出版方法,刚开始出版大众感兴趣的作品,渐渐的,就开始照顾小众的阅读需求,按需出版,最后变小众为大众。所以我认为中国学术出版可以采取这种方法。




2.学术出版的新趋势、新特点




主持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合作局局长王镭

  当前世界在经历快速的变化,包括在技术发展、跨境人员流动以及在不同国家之间的相互往来方面都看到有新的发展、新的演变,这些也都在出版业中得到体现,尤其对于学术出版而言,近年来更是呈现出不同以往的新趋势和新特点。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张晓晶:

  中国40年发展之路是探索,创新之路,未来我们需要进一步发挥政府和市场的联动作用。第一,未来要以市场为根本,政府配合的方式;第二,打破垄断,进一步发挥市场的作用。高质量发展包括:新发展理念、政府质量、政府改革。




古巴图书委员会主席胡安·罗德里格斯·卡夫雷拉:

  自古以来,古巴国内对于书籍就极为重视。古巴在传统印刷和数字出版方面都进行发展。在过去的20中,古巴出版了中国各种类型、内容的图书,我们也将其整理成书单,鼓励更多中国出版商参与古巴书展。我们相信,促进图书与文化是一天内完成,需要不断探索和加强国家各机构间的联系才能完成。




中华书局编审柴剑虹:

  中国学术出版面临的问题有:数量少、质量有所提高、优秀中国学术著作外译时间周期较长。我们需要建立与国外合作的长效机制,并非急功近利的出版工作。




印度GBD出版公司执行总裁卡绍尔·高雅:

  中国在过去四十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中国与印度的关系正以高速的方式向前发展。对于我们来讲,我们目前不仅重视学术出版的数量,也将出版质量作为企业的生命线。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

  图书出版中,营销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国际出版的新趋势有如下三点:第一,中国出版长期处在逆差之中,但是随着发展,未来中国学术出版将会越来越国际化;第二,中国知识的价值也在逐渐提升;第三,了解中国的深入度对于国外出版来讲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法国波城大学校长默罕默德·阿玛拉:

  法国出版社语言和人文方面与中国出版社进行合作,了解彼此的历史文化方面,进行多样性互译工作。但是对于社会科学和人文地理的研究,必须建立在深刻认识当地文化环境的基础上。


2018年“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外国专家座谈会展台



摘自新华社、国新网、国际出版周报、中国社会科学报等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